• 当前花事
“共同抗疫,线上游园”第七期——野花亦有个中趣,聊赠情人一枝春
发布时间:2020-02-14          浏览量:957          字体:【

疫情当前,广大市民游客响应国家和政府的号召,减少外出,就连情人节都得无奈取消外出约会的计划,无法当面互赠一束鲜花,以示心意。以往的情人节,往往是玫瑰、百合、康乃馨等知名花卉唱主角。但其实此时恰逢早春,那些匍匐着顽强地开在我们身边脚下的不起眼的“小美好”,也各有各的精彩。要知道,百花齐放,才是春天最美的模样。

盼望着,盼望着,春天的脚步近了。在上海植物园前几期的线上游园中,我们看到了“凌波仙子”水仙,经霜映春的梅花,“蕨”处逢生的“小拳拳”,提前盛放的玉兰和初花的河津樱。除了自然风光,还有文化气息浓厚的盆景艺术

本期“线上游园”,为大家带来的是并不十分夺人眼球的小野花,它们虽然没有高大的身躯和耀眼的色彩,但却是最能使大家在这乍暖还寒天的初春里,感受到暖意的小精灵。

老鸦瓣.jpg

老鸦瓣(Tulipa edulis)

你瞧,草药园中的这朵从泥土缝隙里探出头的老鸦瓣,别看名字又老又土,它可是有着百合科的高贵出身。它的身高只有十厘米左右,虽然体型娇小了一点,但是当你蹲下,甚至趴下来仔细去观察它,会有不一样的惊喜。曾经有一位朋友这样形容它:透着上好的日光,花瓣从里往外看就是上等的羊脂隐隐溢着血丝,真是块好玉啊。

诸葛菜2.jpg

诸葛菜(Orychophragmus violaceus)

蔷薇园的樱花树下,又有一小丛诸葛菜,展开了花朵。由于花朵清丽动人,而且又绽放于早春,因此又名为“二月兰”,林下成片栽植效果奇佳。与老鸦瓣相比,诸葛菜的名字听起来智慧且有内涵,但它的归类所属为十字花科,其实和我们的生活联系非常紧密非常接地气,白菜、油菜、卷心菜等都与诸葛菜同科,因此“十字花科”又被很多人亲切地昵称为“菜科”。此采摘它带着嫩绿花蕾的芽尖,切点姜末儿,加点绍酒、盐、糖,急火快炒,噼里啪啦,出锅盛盘,也可谓春日里的一盘好菜。

繁缕1.jpg

繁缕(Stellaria media)

繁缕,也是开得极早的野花之一,它的白色小花瓣精致又可爱,粗略看起来似是有十瓣,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其实是两两一组,像极了情人节的情人们秀恩爱的样子。花瓣两两在基部相连,仿佛是给你“比出”了一颗颗小心心,可谓早春“虐狗”第一小野花。

蒲公英.jpg

蒲公英(Taraxacum mongolicum)

不知什么时候,蒲公英从落叶丛里探出了头,它可谓是园中最耳熟能详的一种野花了。很多人会趁着它还没开花的时候,采摘叶子来吃或者泡水。其实我不是很建议大家去公园绿地中挖野花野菜,首先它很有可能被喷洒过药物,其次菊科植物真的很难辨认,万一搞错了就不好了。虽然这里暂时我们只看到它的花朵,但相信女生们,更感兴趣的其实还是它成熟后那个可以吹的白色“绒球”吧?

黄鹌菜 (1).JPG

黄鹌菜(Youngia japonica)

星星点点开着小黄花的是黄鹌菜。顾名思义,就是一种黄色的身材娇小的可以食用的植物。它和蒲公英一样属于菊科植物,很多时候作为杂草被大家熟知。但仔细看去,叶碧花黄,别有一番生机勃勃的气质。

泥胡菜 (1).JPG

泥胡菜(Hemisteptia lyrata)

会开优雅紫色小花的泥胡菜,是个“多面手”。没开花时叶片软趴趴地贴着地面,显得那么的不起眼,可等到开花时节就突然长得纤细修长,紫色的流苏将它妆点得十分惊艳。按下镜头时,恰有一只食蚜蝇正驻留其上,准备感受泥胡菜带给它的甜蜜味道。

荠菜 (1).JPG

荠(Capsella bursa-pastoris)

此时,园中蓬勃生长的还有美味的荠菜,正开着一片片“小碎花”。花下面紧挨着的就是它的果,呈现出了一个完美的心形。说到这个倒是想到了一个植物人专用的表白方式:随手摘取一枝荠菜的总状花序,用它的短角果向心爱之人比心,愿彼此的爱情像它一样开花结果。

除此之外,我们在园中寻觅到了婆婆纳、宝盖草、碎米荠等小可爱,正在静悄悄地绽放着。家花固然香如许,哪得野花美如画。情人诚可贵,浪漫价更高,疫情当前,若为生命健康故,不如跟着上海植物园的“共同战疫,线上游园”系列推文,云赏这春日之百花。顺便预告一下,第八期将是上海植物园温室争相报春,敬请关注。

早春的野花们纷然而至,正是春天到来的最有力的证据,野花们的春天已经到来,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春天又还会远吗?


往期回顾


文:李敏 图:豆格格、郭江莉、许源、肖月娥、施昊文 视频:豆格格、黄增艳、黄梅林、莫健斌

审核:王玉勤、豆格格 编辑:谢臻阳


要闻推荐
  • |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上海植物园    地址:上海市龙吴路1111号    电话:8621-54363369
技术支持:上海创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264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