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园内动态
“榴”住春光——扒一扒石榴的冷知识
发布时间:2022-11-16          浏览量:12169          字体:【

秋天,是成熟与收获的季节。每逢金秋时令,橙黄橘绿,五谷丰登,此时此刻,石榴树上更是硕果满枝,“张灯结彩”共庆丰年。

说起石榴,恐怕没几个人不熟悉,但是,关于石榴的一些冷知识,又有多少人知道呢?且听小编一一道来。

石榴真能“安石生榴”吗?

民间常有“铁树吸铁则开花,石榴安石可生榴”之说,意思是栽培铁树要施以铁钉有利开花,栽培石榴要放些石头有利坐果。于是不少花友会向小编求证此说是否靠谱。

在解答这一问题之前,首先得弄明白“石榴”这一名称的由来。石榴,原名安石榴,后简称石榴、榴花,又名丹若、金罂、若榴,原产伊朗及中亚地区。据《博物志》载:“汉张骞出使西域,得涂林安石国(或称安息国,即今伊朗)榴种以归,故名安石榴。”可见石榴之“石”与石头无关。至于“榴”字的来源,《本草纲目》云:“榴者瘤也,丹实垂垂如赘瘤也。”然而,由于《齐民要术》中有段“凡植榴者须安僵石枯骨于根下,即华实繁茂”文字,人家明明说的是石榴性喜肥,应经常施以富含磷钾的动物残骸(“僵石”即化石)或骨粉等基肥以促花保果,却被后人误解为“安石生榴”。而事实也证明,石榴虽有耐旱、耐碱、耐瘠薄的优点,在多石少土的恶劣环境中也能顽强生长,但在湿润肥沃、排水良好的石灰性沙壤土中长势最佳、花量最多、果品最优(若是制作附石盆景则另当别论)。因此,如果“铁树喜铁(顺便说一下铁树喜的是硫酸亚铁之类的可溶性+2价亚铁离子而非铁钉中的单质铁)、石榴喜石”这种说法真能成立的话,那么种个金银花岂不是金银随便花!

古桥上的石榴树是鸟儿播的种吗?

虽说石榴与石无关,但自古以来,人们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将两者扯在一起。

IMG_20221008_123741.jpg

在上海地区以及周边的一些古镇中,星罗棋布般坐落着许许多多的古桥,而不少古桥的桥身及桥栏的石缝中总会自然生长着一些石榴树,如青浦区朱家角镇的放生桥、嘉定区安亭镇的严泗桥等,无一例外地伴生着几乎与之同龄并享有古树名木级别的石榴树。许多人都认为一定是当年鸟儿们在饱餐了一顿石榴盛宴后飞上桥,歇了个脚、留下了一坨鸟粪、播了个种,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这些石榴树。笔者对此表示不敢苟同——如果这些桥上的伴生植物确系鸟类所为,那么当时本地更多的是桑树、构树、朴树、女贞等真正的乡土树种呢,它们更有可能成为鸟类的食物且生命力和竞争力比石榴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更有可能在桥上扎根立足,却为何让石榴独美?可见此系人为而非鸟为。理由很简单,石榴谐音“石留”,所以当年工匠们为讨口彩,用石榴籽拌入石料粘合剂中,以求将来石桥能扛住风吹雨打而长留于此。这些石榴籽本身就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又得到了粘合剂的“加餐”(因当时尚未发明水泥,煮熟的糯米和新鲜的猪血等具有粘性的食品常被用于粘接石料),一经阳光沐浴、雨露滋润,便开始生根发芽、舒枝展叶、开花结果,并最终与石桥浑然一体,成为古镇独特景观。虽说有人担心植物根系在石缝中生长会否对古桥造成破坏,但事实证明这些附生的石榴,上可用枝叶为石桥遮阴挡雨减缓风化,下可用根系包络加固石料防止坍塌,终令古桥“榴”存至今而安然无恙。

甜石榴?酸石榴?看它自己“张嘴说”

石榴的品种可分为花石榴、果石榴、小石榴三大类,其中果石榴可根据甜度高低又有甜石榴和酸石榴之分,相信前者肯定更能深受吃货们青睐。那么,在水果市场选购石榴时,如何在不允许“先尝后买”的情况下一目了然甄别石榴的甜或酸呢?笔者悄悄地告诉你,就看它自己“张嘴说”了。

IMG_20221008_123714.jpg

怎么看它“张嘴”?先得找到它的“嘴”——位于石榴果实顶端的宿存花萼就是咱们通常所说的“嘴”。由于石榴的果嘴形似王冠,因此在西方成为王位与权力的代表,希腊人将其誉为“加冕苹果”,并奉为神圣的水果;在西班牙,更是被选为国花,成为富贵、吉祥、繁荣的象征。

言归正传,石榴果嘴的开闭,往往预示着果味的甜或酸——果嘴合拢,十有八九是甜石榴;而果嘴外张,则多半是酸石榴。所以,那些看起来挺高大上的“加冕苹果”长得越像王冠,却越有可能中看不中吃。

9番石榴 (3).jpg

说到石榴,便不得不提起另外一种跟它仅有一字之差的热带水果——番石榴。虽共享“石榴”之名,又同为舶来品(只因前者在我国安家落户已有2100年之久而后者自南美引入我国不过300年,于是被安上了“番”字的头衔),但它俩可谓“名相如实不相如”——在植物分类学上,石榴隶属于千屈菜科安石榴属,而番石榴则为桃金娘科番石榴属,因此在亲缘关系上就相去甚远,而且外观形态和生长习性也大相径庭(两者在上海植物园都有栽植,届时一睹芳容便知分晓,这里不再赘述)。所以番石榴并非石榴,能蹭上“石榴”之名,正是因为它长着一张貌似石榴的“嘴”——果实顶端同样有宿存花萼。

有一种武器叫“石榴”

虽然石榴的花朵有红、橙、黄、粉、白以及杂色等多种色泽,但人们依然只拿“榴花似火”说事。于是,丹葩朱实、火遍夏秋的石榴,不仅惹得番石榴来蹭它的芳名,就连贵为名花的杜鹃和山茶,也分别被誉为“山石榴”“海石榴”(尽管它俩在“中国十大传统名花”中排名第六和第七而石榴却榜上无名)——唐·白居易的《山石榴寄元九》开门见山:“山石榴,一名山踯躅,一名杜鹃花。”而唐·方干的《海石榴》诗句“漫枝犹待春风力,数朵先欺腊雪寒”中描写的分明是山茶。之所以傍上石榴的名头,无疑是因为它们的花色同榴花一样烂红如火——要知道这“石榴红”可是当时的“网红”,朱红色的石榴裙更是唐朝最为流行的女装款式,乃至“石榴裙下无君子”……呃,又扯远了……

到了16至17世纪的欧洲,石榴这一名字甚至进入了兵器世界。1520年,法国人将一种大炮的炮弹命名为Grenade(即法语“石榴”),此即大名鼎鼎的榴弹,因其內膛填充的霰弹就像石榴籽一样不计其数,爆炸后杀伤力和破坏力极强,故而得名,这种用于发射榴弹的大炮亦被称为榴弹炮。在德国,自1616年开始也将炮弹叫做“石榴”,并在随后的三十年战争期间,“石榴”的威名逐渐风行于整个欧洲大陆。

石榴“多子多孙”,果实类型为浆果,红灯笼般的石榴果,内部结构颇为有趣,可谓金房玉隔,万子同苞——子房壁与花托形成了厚厚的果皮,内有薄膜分隔为六个子室,每室内含有多粒种子,每粒种子又被玻璃般晶莹剔透而充满酸甜果汁的肉质外种皮包裹——没错,我们平常所说的“果肉”,其实就是它们的外种皮。

为什么没有无籽石榴?

IMG_20221019_192053.jpg

前面说过,石榴的食用部位是它们的外种皮。在植物形态学中,被子植物的果实通常仅仅包括由子房壁(含花萼、花托、花序轴)发育而成的果皮和由胚珠发育而成的种子,并没有吃货们所期盼的“果肉”部分。而所谓的“果肉”,往往是果实中的部分果皮、胎座、外种皮或假种皮的化身。不同种类植物的果实,“果肉”的来源也不尽相同——毕竟在漫长的演化历程中,植物们为招引动物帮它们传播种子,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既要让种子的“外包装”美味可口又要让自己的宝宝从动物们的消化道全身而退,这才进化出不同款式、琳琅满目的果果。所以,果果莫问出处,好吃就行。

对于自然生长的被子植物而言,因果实为种子而生,所以在正常受粉和发育的前提下,有果必有籽;而对于一些经过人工筛选和驯化的果树品种而言,因果实为吃货而生,于是在人为干预下出现了无籽葡萄、无籽柑橘、无籽西瓜等,大大方便了进食。石榴也是吃起来最麻烦的水果之一,只有软籽石榴而为何不能做到完全无籽?

正是因为不同种类的果实可食部位的来源不尽相同,譬如葡萄、柑橘吃的是内果皮而西瓜吃的是胎座,它们的种子并未参与可食部位的发育,无论有没有籽都不会影响果肉的形成。但“不巧”的是石榴那酸酸甜甜的可食部位却恰恰是种子的组成部分——外种皮,如果真能育成无籽品种,那就成了徒有果皮、隔膜,而无果肉和果核的“空心”石榴,正可谓“籽”之不存,“皮”将焉附?况且这些硌牙难嚼的石榴籽,正是仗着坚硬无比的內种皮,才能经受住鸟儿肠胃的洗礼而“榴”住性命并传宗接代的。

石榴皮能染发吗?

酸甜可口的石榴汁固然令人垂涎,但其貌不扬的石榴皮也并非一无是处。据药理研究,石榴果皮抑菌作用显著,对大肠杆菌、痢疾杆菌、变形杆菌、绿脓杆菌、脑膜炎双球菌以及多种皮肤真菌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当然,最适用于家庭自行操作的莫过于石榴皮染发。

取三个石榴的果皮,洗净后切成细丝,放入铁锅,加入适量清水熬煮,注意水量宁少勿多,以刚好能淹没石榴皮为度,熬成的汁液越浓越好。待汁液呈深棕色时离火冷却至常温,然后置于冰箱冷藏室,随用随取。使用时,用梳子蘸取汁液梳理白发,每天一次,一般坚持半个月后即可见效。

关于石榴皮染发,小编在此友情提醒三点:

首先,染发不等于乌发。石榴果皮内含石榴碱、鞣酸、没食子酸等多种有机物,与铁器中的游离铁离子结合后能增强着色功能,可在毛发表面形成一层被膜,有利护发,但也仅仅是染发而无法同何首乌、桑椹、黑芝麻等乌发功效相提并论。

其次,此法仅仅是将白发染成黑色而无法染成其他发色。因为石榴皮中的有机酸与铁离子化合后产生的鞣酸铁等化合物仅呈现黑色。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由于石榴皮中所含生物碱具有一定的毒性,因此染发次数并非多多益善,应注意浅尝辄止,使用半个月后无论是否有效,都必须暂停至少半个月,然后再视情况决定是否续用。

IMG_20220525_153510.jpg

每当春光已过,花事阑珊,艳红如火的石榴登场亮相,仿佛春光再续,为绿肥红瘦的长夏与万木萧瑟的寒秋平添几分绚烂。占断春芳的石榴,春可看新绿点点、夏可赏繁英灼灼、秋可品嘉实累累、冬可观傲骨铮铮,可谓四时成景。从“天中五瑞”到“ 重阳五食”,石榴皆不可或缺,无愧“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的美誉。正如石榴的花果期连夏贯秋绵延不绝,有关石榴的冷知识也是举不胜举、数不胜数。待到明年端午,让我们相约上植,继续跟大家聊一聊“天中五瑞”中的辟邪神物——石榴花。

文:郑炜 图:郭江莉 审核:郭江莉


新闻动态
  • |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上海植物园    地址:上海市龙吴路1111号    电话:8621-54363369
技术支持:上海创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26475号-1